企业文化

CORPORATE CULTURE

百年印济 | 开篇——双门底的黑漆木门

发表时间:2022-11-21 作者: 浏览次数:209

静观旧物,默读往昔。

时光易逝,记忆也终将随着一代人消逝而泯灭,只有旧物,是真实存在的,即使暂时被岁月的尘埃覆盖掩埋,重新拂去尘埃,依然能读出已逝的光阴。旧从新出,追新勿忘旧,陈李济中药博物馆矗立着大大小小的老物件,像饱经沧桑的老者,身上的斑驳是时光的印记,暗淡的光芒透着岁月的气息,作为曾经生活的见证者,站在新的历史坐标点,讲述着百年老字号的故事。

 

开门见山,是景。

开门见人,是情。

开门见物,是思念。

开门见匾,是诚信。

四百多年前(公元1600年),陈李两公因“诚信结缘”,立下“同心济世”的愿景,在广州城南双门底(现北京路194号)创办了陈李济。

在这,曾有这样一扇黑漆木门,每天伴着晨曦打开,门口的病人陆续跨过门槛,或问诊,或抓药,待披星戴月时才缓缓合上,夜深人静时病人上门叩响,又吱呀吱呀地敞开。他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送走最后一丝夕阳,迎着风,见证着药铺前来往的劳苦大众和忙碌的药工进出的脚步,而今已光荣退休,矗立在陈李济中药博物馆,以斑驳的沧桑,讲述着时光的故事。

方形木门寓意稳健朴实、顶天立地和诚实可靠,黑色自古就有庄重、正直、无私和刚正不阿的象征意味,正符合陈李济药厂以行医制药为本业,以减轻民众病痛、挽救命悬一线病人为天职的宗旨。

陈李济药铺开张之日,鞭炮的红纸伴随着冲击力轻轻撞击在门板上,伴随着揭牌仪式到了尾声,陈李两公一齐推开黑漆木门,前来参加开业庆典的宾客一拥而入;每天清晨,陈李济工人轻轻擦拭木门,拂去尘埃,让木门在晨光中散发出暗哑的光;每年新春到来之际,陈李济人会重新在木门描摹张贴年画,寓意辞旧迎新;每年年底,来自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上海、香港、澳门、台湾的陈李济分店掌柜,相继跨过门槛,向陈李济掌门人汇报一年以来的经营情况。

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急症病人叩响陈李济的大门,嘴里呼喊着:“大夫,大夫”,陈李济人赶忙开门,施医赠药;多少个炎热晌午或寒冷夜晚,过往的劳苦大众因中暑或饥饿倒在门前,依偎着门板以作支撑,陈李济工人拿出食粮和解暑凉茶,以慰贫困之苦;多少次佝偻着背的老人家,扶着门框上门求药,老药医用虎骨木瓜酒解关节酸痛之苦。

岁月如梭,斗转星移。无数双稚嫩或沧桑的手叩响门板,抹去门板上油亮的黑漆,留下岁月的沧桑;进出的药草抚着门板,让门板浸润着药草的香气,刻下斑驳的痕迹;门板矗立着,聆听着医生对病人的嘱咐、来往客商的商谈、来往群众的交谈声,每一条镶嵌在门板的斑驳痕迹,都是一个故事的年轮,诉说着时代的故事。

时移世易,岁月的脚步踏着过往,来到二十一世纪,昔日老厂从遗址至广州大道南,轰隆的机器声替代手工制作技艺,奔波忙碌的老药工,也换了一批又一批。

陈李济搬迁之时,黑漆木门被作为时代的见证者保留了下来,离开它坚守了数百年的岗位,被安置在陈李济中药博物馆。、

踏进陈李济中药博物馆,黑漆方形木门倚靠在左门后方,油亮的黑漆在时光之手的抚摸下,已经逐渐褪去光芒,颇显暗淡,门板上张贴的鲜红年画,也褪去了耀眼的颜色,原本清晰的图案变得模糊难辨,光滑的门板上嵌上了许多长短不一的划痕,原本整齐利落的边角,也变得圆钝。

十月,是丹桂飘香的金秋十月,是萧瑟寒冬的开篇之月,也是陈李济的厂庆月。这块门板,也陪伴着陈李济度过了422个厂庆日,若门板会言语,断要跟我们讲一讲,这百年的历史。